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月霖文萃

吴月霖谈郭子绪一一雄健洒脱行云流水,酣畅淋漓落笔有神

书法,和绘画一样,是“线条与笔法的艺术”,也是书家视觉心理的反映和再现。
郭子绪翁,号野谷子,抱真子,侍佛童子,河北乐亭人,其草书作品,施以墨法变化,“以个人视角呈现圣灵的启示”,探究终极自我并拓展更为广阔的书法艺术,可谓:郭氏章法。


一、结字跌宕流畅,风神古朴。
郭子绪书法,熔铸古今,造诣精深。唐朝《六体书论》云:“法本无体,贵乎会通。”他观照魏碑意味和历代字形,达到一种迥然不同的境界,而“现实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团体的语言习惯之上的。
在郭氏书法世界里,我仿佛来到一个未曾涉足的境地:草书视界的新边缘。其主旋律,削弱传统的工整,达到古朴出奇的效果。
康有为云:“书法之妙,全在运笔。”郭君运笔敛放自如,顿挫强烈,流走跌宕,给人造型不稳之感。
结字得参差之态,疏密有致,肥瘦随势,扭曲叠加,字字如老梅树根布于纸张。
或许,这与他喜画梅树有关,绘画是其书法艺术的基石,两者相辅相成。郭子绪借助于梅树的内在和绘画语言,所展示草书比其他人更侧重精神奇崛的内在品质。


二、布局风范杂乱,无序有序。
杜威曾言:艺术品将空间作为运动与行动的机会来表达。郭氏浓墨处渍染,淡笔处稳健,醉意处歪斜,忘情时挥洒,如同梦未醒,力不尽,游走随性,自由自在。
线条不讲究横平竖直,墨色不讲究浓淡有致,节奏不追求气息和谐,韵律突破了书法规规矩矩的藩篱。
我观他的的字,如石涛:以无法为法。犹如行走在乡村,原始未被开发,古朴未被人为,字与字独立散漫,分布不均匀,分散不整齐。或跳脱肥大,或瘦小紧缩,或飞白虚写,或轻重缓急,或笔画并未完整,或间架倾斜不稳,如花草随意,混乱芜杂。它们能量充溢,生机勃勃,散发着自然无穷的魅力,却又有序。或挺拔,或歪斜,或匍匐,或缠绕,字字转化为一幅生生不息的画面。
形体空间,黑白虚实,强弱对比,从而达到了无序杂乱且自然的境界。


三、映射矛盾美学,身手不凡。
世界是个力场。黑格尔《美学》:“存在着两个矛盾的世界,即日常生活的世界和变化的世界,从而产生了对哲学的需要。”郭子绪书法,存在着矛盾的世界,憧憬更多不同书法的空间布局。
结字上紧下松,左右倾斜,纵横奇宕,气势开张,浑然一体,达到了力度与浑厚的谐和。如包世臣所言魏碑:“起笔处顺入者无缺锋,逆入者无涨墨,每折必洁净,作点尤精深,是以雍容宽绰,无画不长。”
郭子绪,在魏碑基础上求变求异。他的书法打破了左右均衡的中正之美,我观他的作品,内心能感受到矛盾冲突。他笔法生涩,在审美上以质朴为理念。线条运动生枯成拙,每个字歪头斜脑,有晋人之遗风,有碑学之深重,有前人从未处理过的形象。如赫拉克利特的话:相互排斥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谐。


四、弥漫书家性情,独一无二。
“艺术家的使命始于一种强烈无比的感情。”没有感情这个因素,任何作品读不可能打动人心。郭子绪其作品,像战法阵法布局,有时笔故意不出头,情绪含蓄,外圆内方,以退为进,有时用笔剁砸,宣泄情感,英雄出击,阵势赫然,乘胜追击,有时布局歪歪扭扭,奇形怪阵,独立不可,围绕屈伸,勇气十足。千变万化,别具一格。
罗丹言:没有灵敏的手腕,最活跃的情感也要僵死。他每一笔随意,每一划冷静,每一字奇崛,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是彰显书家自我的几十年如一日勤奋的体现。这种个性的凸显是通过笔墨语言展现出来,表明了他炉火纯青的功底,可谓一种草书的新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