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古色今香

吴月霖古色今香三百零四


好像是马克、吐温说过的大致内容是……绝不要和愚蠢的人争论,他们会把你拖到他们那样的水平,然后回击你。

—— 吴月霖



《骷髅幻戏图》,宋代李嵩团扇之作,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画是有李嵩题名。吴其贞《书画记》云:李嵩骷髅图,纸画一小幅,画在澄心堂纸上,气色尚新。画一墩子,上题三字,曰五里墩。墩下坐一骷髅,手提一小骷髅。旁有妇乳婴儿于怀。又一婴儿手指着小骷髅。(《南宋院画录》卷五引)陈继儒《太平清话》云:予有李嵩骷髅图团扇绢面,大骷髅提一小骷髅,戏一妇人。妇人抱一小儿乳之。下有货郎担,皆零星百物,可爱。他们叙述的都是这一幅画。明万历间刻的《顾氏画谱》也收入此图。生与死是那么强烈地对照着,画家的寓意是十分深刻的。《骷髅幻戏图》画面左侧署有“李嵩”两字,对幅有毛玄真书元人黄公望句,钤有“信公珍赏”、“会侯珍藏”等鉴赏印记多方,曾经清耿昭忠等收藏。画面中一大骷髅席地而坐,用悬丝在操纵着一个小骷髅。这是宋代市井木偶表演形式之一种——悬丝傀儡演出。当然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表演是由人来操纵的,而以骷髅为主角的寓意大约是反映了人生命运的虚幻、无常,倏忽幻灭之意,你今天是操纵者,或许明天你就会成为一具被操纵者。因此,人生被看透了,大约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希罗尼穆斯•博斯(c.1450-1516)尼德兰北方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的画有异曲同工之趣!

——— 吴月霖作品



今天看了一篇关于青蛙现象的小短文,就是把一只青蛙直接放进热水锅里,由于它对不良环境的反应十分敏感,就会迅速跳出锅外。如果把一个青蛙放进冷水锅里,慢慢地加温,青蛙并不会立即跳出锅外,水温逐渐提高的最终结局是青蛙被煮死了,因为等水温高到青蛙无法忍受时,它已经来不及、或者说是没有能力跳出锅外了。青蛙现象告诉我们,一些突变事件,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警觉,而易致人于死地的却是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下,对实际情况的逐渐恶化,没有清醒的察觉。

——— 吴月霖作品



弄幅小画虽然方便快捷,但需有‘大’的直感、情感上的饱美亦‘走心’。

——— 吴月霖作品



真正的富强不是有多高的楼多么宽敞的街道,而是要看看农村底层百姓生活医疗有什么保障?偏远小城镇建设状况有多少差距?

——— 吴月霖作品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的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别人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们只是套利者,不是创新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我们没有狂妄自大的理由(本文载)

——— 吴月霖作品



到这个地方有景象的东西在你的画里产生了亮点,那这次写生釆风的收获可称得上满满的。

——— 吴月霖作品



湖畔记忆之景作布面彩墨并小诗一首——湖心迷濛插孤舟,长条乱拂秋波动。飘渺还疑月里漏。纵写突兀耸孤鹤。

——— 吴月霖作品



懂得如何欣赏于右任书法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于右任书法是以碑学为主,碑帖相溶的一路,初学者实不易领会。若从对北碑的理解开始,如龙门十三品等众多北碑的理解和学习入手,逐渐就能理解些右任的书法了。他的草书,大巧若拙,既有碑的凝重,又有贴的灵动,用笔险劲峭拔,大刀阔斧,旁若无人,当之无愧称为“一代草圣”。谢稚柳的草书主要学《古诗四帖》,但并非意在肖似,而是熟悉笔性,悟其态势,在整体上把握其内涵,取其精华,化为己用,以复古进而更新,自成一家之面貌。张旭《古诗四帖》中奇谲多变的线条在谢稚柳的笔下变得平和温厚,枯辣变为和润,锋芒减少,内蕴增加,中锋线条增多也更为浑厚饱满,更具雅美之感觉让众多书法爱好者能领悟其法意之境界,这也是他的草书有别于《古诗四帖》的地方,也是他的草书给人以“从容舒展,乘风回旋”之感的关键所在。

——— 吴月霖作品



意境是个奇怪的术语,似乎人人意会什么是意境却很难说得清。意境即诱导观赏者进入无言诠释的能力,一旦诠释能置入言词,诗画之意境就已经渐渐淡去。

——— 吴月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