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古色今香

吴月霖古色今香三百零三

柯九思,元代画竹名家。书法雄健稳秀。工山水、花卉、竹石,尤精墨竹。所作宗文同法,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用书法写疏篁,晴雨风雪、横出悬垂、荣枯稚老各极其妙,颇具奇趣,为文同一派之最佳者…………附俺新作。

—— 吴月霖



南唐画竹名家徐熙有《鹤竹图》,用浓墨粗笔画竹的根、竿、节、叶,略用青绿二色点露生机,而竹梢“萧然有拂云之气”。其另一精品《雪竹图轴》则描写江南雪后严寒中的枯木竹石。构图新颖,层次丰富。作者用烘晕皴擦等法,描绘竹石覆雪的景象。石后三竿粗竹挺拔苍劲。其旁有弯曲和折断了的竹竿,又有一些细嫩丛杂的小竹参差其间,更觉情趣盎然、生机勃勃。竹节用墨皴擦,结构清楚。竹叶用细笔勾描,正反向背,各逞其势。地面秀石不勾轮廓,只用晕染方法衬出,以示其雪。此图无款识。画中大石右侧的竹竿上,有篆书体倒写“此竹价重黄金百两”八字。此画以线条墨色为主,工整精微而写实,为五代的佳作……附俺即兴竹蝶图。

—— 吴月霖



张之洞曾有言大概是……平生有三不争:一不与俗人争利,二不与文人争名,三不与无谓人争气。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
勇气在压力之下展现出优雅,而画作在涂抹乱泼中产生品味。

—— 吴月霖



中国法家韩非子有一个寓言故事这样说的……如果你是一位卖伞的商人,你就希望天天都下雨。如果你是一位从事丧葬的,你就希望天天都死人。我说........人啊,都是看重利益的,在触及利益的事情,人性的真相就自然而然呈现出来。西方三大哲学家之一,亚里士多德,他说........当人与法律和正义隔绝以后,他便是动物中最坏的东西。

—— 吴月霖



心象之境界大多也是从实境动景再至象外之境界的渐变中而来。

—— 吴月霖



回到半生不熟,方见作手。奇正相兼,嚼到一种生涩,那更是一种美。

—— 吴月霖



永和九年
公元353年
晋穆帝永和九年,上巳节,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邀请谢安等名士,共计四十二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集会,举行禊礼,饮酒赋诗。这一天,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诞生了。一篇《兰亭序》引领书坛,一句“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唱响文坛千年,同样,永和九年的古砖也随之成文房佳物,亦甚得风流……封点蜡自己玩玩。

—— 吴月霖



岁月拥有很强的火力摧毁自身的种种防线,能使梭角分明磨损得圆润柔滑。也能使鉄骨铮铮的硬骨汉变成风吹沙漠之中掀开的眼窝空洞的干尸。岁月让羊皮纸而发脆,黑漆面成凝冻状的蛇纹痕,能重现非艺术手法自然而成的艺术品质。

—— 吴月霖



偶见七八年前的掌中䄂珍小小品,小中现大,咫尺千里亦是画中一趣也。

—— 吴月霖



好多书学朋友问我田蕴章的书法如何?这个问题也很难回答,书法的追求不同,层次不同喜欢的口味也不同,但真正好的俱艺术高度的书法基本是常人不喜欢也不知道写得好在那里,那就肯定是有突践有理论的行家方知其中三昧。田的书法只能说基本功扎实,但是艺术内涵和艺术韵味欠缺,缺乏感情及趣字,写得过于死板给人感觉印刷味(即楷书美术体)很强,缺乏本身的感情融入和个人的风格,只能说是形的功夫有但神韵低下。对于初学及教学普及以及书法基本功训练也是较适合的……总之没有自我的艺术语言、没有融入对传统及现代俱批判理念的作品永远是初学之水准。

—— 吴月霖



—— 吴月霖



—— 吴月霖



—— 吴月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