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古色今香

吴月霖古色今香二百零六

平常与不平常,关键是看里面装得啥货色。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画面上没有具体的形象,对应不上生活中的视觉经验。但捉摸不定的抽象线条和色块组织的画面也会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即使观众不愿去心理层面解读,画面的空间张力还是会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书法看似单纯,实则构成了具有生命象征的“筋、骨、肉”和具有东方精神的“精、气、神”,绘画亦同理也。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五代时,据传画家唐希雅“乘兴纵奇”,以后主李煜自创书法笔法号“金错刀”写竹枝,以书法用笔而入画为古书最早记载。李煜之书唐希雅之画今均不见传,不知究竟画成咋样也只能意会,但描写其画“有颤掣之状”,“金错刀”则成为墨竹之雅号,一直流传至今。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谢谢诗人及藏家盛家顺先生为我荷花之作题诗三首。

一,秋日荷塘一池凋,细闻枯荷香自绕。远见粉花一二枝,残叶新蕾分外娇。
二,仲秋荷塘晨雾朦,暗香随风枯残中。看似浊水无生机,水深之处有新宠。
三,自古只喜夏荷艳,焉知亦有恋荷枯。华岁再苒都如昨,世事升浮苦也多。
一种可以脱离客观对象的外表的本质的真实,这种作用的真实肯定是意味深长

—— 吴月霖作品

往往把写得工整,规矩,好看、漂亮的字,说成是书法,把写这些字的人,也就叫书法家,书法和写字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馆阁体一度盛行,最终那么多写得工整有功夫的人淹没在历史中,那些字写得好的,很正规的,很好看的,还不一定能叫他为书法家,有的不过只是一个“书匠”,一个“写字匠”,所谓“教书匠”,一样的意思。就是他们都只有躯壳,而没有自己的思想,字写得好,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脾性,所以不能成为‘家”,而“家”与“匠”的区别正是在这里。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如在感官呈现着的一些飘忽或不定的梦幻性、意象性中有些瞬间片刻的镇定和清醒,集中于某些意象,冷静作出清晰的辨别能力,发觉其典型性质,以向自己证明,只有这一个而不是其它要找的东西,便证明了在这方面的思维能力。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形象似迷雾如密林般的画面,更能感受生命的存在,画笔在画布上游走,梦幻又超越现实,就如同接纳自我一样,这些感受进入到创作者的世界,虽然能看到了很多,但自然万物却永远看不够也看不透,并且更期待着又发现了什么。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当下任何信仰,已基本出于趋利避害的一种精神手段。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

《中日友谊诗》经历传奇,影响深远,是林散之草书创作中罕见之神品,堪称‘林散之王’。功力深厚,法度严明,看似随意,实则严谨,刚柔互济,顾盼生姿。

—— 吴月霖作品

—— 吴月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