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古色今香

吴月霖古色今香一百六十

那些参与炮制《收租院》谎言艺术的当事人,洋洋自得地向人们炫耀他们的罪恶杰作。此外,还有理论家、批评家、策展人、专家教授,不惜笔墨口舌在赞美《收租院》这一充满暴力谎言的无耻经典。这一切表明,没有灵魂良知的艺术作品,在审美形式与技法表现的包装下,不仅能够欺骗世人的眼球,同时还是强权暴力的政治工具。——吴月霖


如需产生精采绝艳之作,也是寂寞安静思想之神传递而來。——吴月霖





弘一法师对印光大师的敬重,并延伸到其它领域。弘一法师的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而弘一法师书法艺术风格后期的变化亦有来自于印光大师之字缘。印光大师曾经在一封书信中指点弘一法师说:“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而后弘一重新苦练工楷,直到最后印光大师首肯:“可依此写经”。单纯从所谓艺术角度来看,弘一法师在多个领域的造诣印光大师非能所及,何以弘一如此虔诚?这里的关键还是一个“德”字。李叔同在与友人信中表达,应使文艺因人传,不可人因文艺传。“先器识而后文艺”,注重品德修养,这是领悟他们之间关系的关键。——吴月霖


创作就是让你不断遇到你意想不到的效果并能控制住你可能又长大些了。——吴月霖





现代人的东西也好,但大多是第一印象好,越看觉东西少。古典的好,是初看起来很平淡,视觉性不强感觉会太平,但是越看可能觉耐看些。其中两者分别的关键,不是结体、不是章法、不是布局,说白了就是线条质量。就这么简单几条线,怎么写出质量?这就是秘密所在。董其昌提出的是攒捉:“ 作书之法,在能放纵,又能攒捉。每一字中,失此两窍,便如昼夜独行,全是魔道矣。”躜捉本是拳学术语,我认为比董其昌提出的攒捉、放纵更为生动。躜,马蓄力前跃;捉,控马急停转向。书法,有点象拳法中的一打多。我们学古人,就是拆解他们躜捉的动作,而不是模仿纸上的字型。——吴月霖




作家老舍生前曾言:线条在中国画中是主要特征,每一根线都能够看上老大半天的。他批评赵望云,丰子恺、关山月、林风眠等人线条不过关,见地十分深刻!——吴月霖


如果你创作中不期待意外的种种发生,很难发现自已的本性,因为这很难解释绝对数人是一生都没找着。——吴月霖






当代人搞的各种类型的传统型绘画的价值在哪里,是否能说清楚?在当今艺术多元化的时代,中国画作为多元中的一元而存在。作为一种表现手法,想必有它存在的道理和应有的位置,废纸的位置可能更高。是否废纸不是取决于你看的懂又是行家而是取决于虽不懂而自己钱多又敢买将废纸转换视角,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的价值观,当今社会的价值观也是多元化的,虽是烂画但商标标价高,送的人自信收的人看价高亦高兴,废纸总比你画的好但你的不值多少钱的更好。——吴月霖





博士可能写出的是垃圾字,江湖上捡垃圾的也有可能写出魏晋风。——吴月霖


创作中习惯是最随心舒服的,如漫无边际不加以抑制,会变成了习惯的自慰必需品,单纯周而复始的习惯可改变作品走向,往往难以将习惯之习气克服,因为造成习惯的可能是自己思维观念之懒惰,使人与作品成为习惯的奴隶。——吴月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