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月霖文萃

吴月霖自我释词

吴月霖自我释词


中国梦:自从弗洛伊德出了《梦的解析》,梦就是个人潜意识的反映。荣格又补充发明了集体无意识。如今中国人又被“中国梦”三字强加,集体知觉,依稀做起了中国梦,中国梦带着一丝梦幻的希望,玄之又玄,在意识形态的引领下,只有好梦美梦。即便生活中的恶梦,都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只需要塑造集体乐观,爱好思想意识上的朦胧。



活在猪圈:虽然痛恨日本人的二战罪行,但是日本清洁干净,由衷赞叹,再回到中国,到处是“不要随便乱丢垃圾”之类的广告,乱丢垃圾,不仅环境脏乱差,国人一味追求金钱,精神家园也丧失。难道鲁迅就没有发现中国人的劣根性之一?那就是金钱第一,忽略如猪圈的环境。


政治热情:中国艺术家无法不对社会政治表示热情。一种艺术为政治服务,歌颂政治体制,一种艺术里表达政治问题,总之千方百计与政治社会相联系。身边有所谓找出社会的漏洞,定格在与政治与社会唱反调,找出社会的阴暗面,其根本还是关注政治,倾向于艺术的社会功能。



现实主义:现实本来有光明与黑暗,但是,现实主义似乎讨厌黑暗,不能如实的反映当下,在八十年代之前,或者之后,如今,如果如实的反映现实,说出真话,弄不好被封杀。现实主义在一定程度上等于禁锢主义,现实主义等于艺术为政治服务。




反对自由:站在集体统一的立场,自由是最需要反对的。集体的立场需要的是一个模制,自由出场,被指责为缺少公德与社会良知,自由,这一可贵的品质,被公共德行掩埋,被价值体系否定,不要忘了,建立有人性又自由的社会,本是马克思主义的终极目标。自由必然被统一摧毁。



国画传统:传统是一座大山,一片深海,有的画家走进去,只看到山间一花一木,就流连忘返,几乎掉进了传统,无法走出。原因之一因为现实离传统太远,需要心在闹市,想着画里的山水。其实传统是需要,但是也无需太牵挂,艺术,需要的是自我体验,当下观照。



国际水墨:水墨不是中国人的,也是世界的。水墨艺术,是中国人的特色,民族的骄傲,我从艺术范围的角度,去定义现代水墨艺术,其实就是要冲破中国画门派类别的界限,打破中国人闭关自守,自我陶醉的满足感,超越自我,达到与西洋油画平起平坐的地位。



共产主义:这个名词被听到越来越少,是我们看清了中国现实,看见了资本主义的福利优越,原来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哲学,被我国人借来,变为了政治实践,而前路发展,所谓大同世界,实现起来根本不可能,我们为着金钱奔命,为了生活疲惫,别人发财,无法共享。于是我们丢弃了这个词语。一起遗忘的还有“同志”“阶级斗争”等词语符号。(文:吴月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