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月霖摄影

枯荷神不萎 涅槃又重生

深冬湖岸,草木披离,寒气逼人

吾一人驻足,前来看荷。绿荷面影,莲香浮动早消散,世间一切事物,皆在刹那间迁流变异,无一常住不变,此刻,唯见一池枯荷,叶枯梗折,枯黄破裂,满目疮痍。




或许,常人会一念一念生:残缺,衰败,萎缩,毁灭,摧折,死亡等词涌现,无法不坠入种种悲观消极之语言。
的确,曾经拥有且激情繁盛之过往,都淹没在叶叶苍凉之现实中。




湖面,枯荷色彩冷冷,于枯黄中显示出荒芜,透露出冷冷之陈旧感。
像人鬼情未了,灵魂游荡在荒野山谷寒冬,爱恨早已忘却,化至枯荷意象中,化为一种无法言说之心境,物我两忘。




此刻,枯荷就是我,我就是枯荷,感受一点,荒凉无奈。
枯荷,也曾叱咤风云,叶绿动人,历经过人间沧桑,在湖面,安安静静,凌凌凛凛。




吾独爱观一池枯荷,默然半天,虽寒风冷骨,却心悟神契,如相对知己。
枯荷梗叶,明暗流转,交错纵横,卷曲缠绵,绝无纤弱轻浮之幻象,叶如屈铁,笼湖照水,风韵弥佳。




吾内心平静且自在。
枯荷之禅悟,为洗净铅华之后,从容淡定之心态,为冰雪世界,倔强不屈之信念,为涅槃解脱之生命正觉。




观照枯荷,索隐抉微,吾感受于心中,难以言尽。其格局气派非凡,一叶叶弯曲腾起,犹如雄鹰欲冲向凌霄,扶摇直上。
又如一个个固体雕塑,悲壮雄浑,似是不似。




枯荷图式,轮廓不确定,层次又丰富,焦点不独一,构图尚有线迹痕迹。




远看,物象深度交叠,线条浑然无始终,如抽象表现主义者波洛克之艺术手法,杂乱无章,造型多变色彩丰富而不艳,如果忽略枯荷符号意象之本身,那是什么?那是抽象之艺术画面。
细看画面,抽象中又带着丝丝具象,具象却模糊不可辨。如同在水一方,可望不可即。




如印象派艺术,枯荷湖面,似乱非乱,空间立体,光线冷淡,颜色枯涩。
枯荷画面,高明之处,于抽象与具象艺术之间,融合共生。




谁人何画得此枯荷意境?如若得其虚空渺冥,新意定然生焉。




其风格豪迈纵横,泼墨淋漓,惨淡天色与枯荷败影浑融一体 萧瑟,耐人寻味 。

其画面必然设色冷艳,效果雄浑高古,吾想起高剑父之水墨艺术。
他的水墨画,弥漫着天寒地冻,又有旺盛风骨。




画面,一个个不屈精神,凸显。
枯荷,抛弃了光鲜青春之浮华,丰富了年轮,增添了刚毅。




自然世界,生命之状态多样。不仅有夏日之葱茏,也有冬日之萧零。枯荷,虽零落,却从不凋谢,仍然不屈,多姿多彩。
枯荷,一片苍劲力道,笔法变化多端,犹如碑学之老辣雄强。




斑斑驳驳,古意溢目。枯荷,仿佛以空间的荒凉来表现时间的古远。
寻其历史,它们历经了夏荷灿烂,残荷听雨,枯荷重生,形色尽管千变万化,不变的是枯荷之精神。




夏天,出淤泥而不染,秋天,留得残荷听雨声,冬天,枯荷虽枯萎精神却不倒,荷叶荷梗,依然在水面,迎西风,等雨雪。
其形貌犹在,根底有藕,脱胎轮回,岂无历史之沧桑感?




吾驻足半日,水面寂寥,荒野茫茫,不见一只飞鸟,不闻一声蝉鸣。
从模样来看,枯荷不及夏日绿团团,若从精神哲学角度,枯荷把心中的贪嗔痴及常人所执著的色相丢弃。




枯荷,欲以有限生命,开启永恒慧根。
吾以为,枯荷可谓:神不萎,如涅槃,得重生。




枯荷不为凋零,不为消灭,身心俱寂,永不凋败,抵达解脱之空性境界。其超越了色相之诱惑,如从缘起缘灭中见到诸法之空,扫荡一切差别相,与真如本性之理相符,只剩天地之不生不灭,不悲不喜。
枯荷寂静,亘古长久。
(文字/吴月霖 摄影/吴月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