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月霖文萃

吴月霖谈董欣宾之四:尚未熟化境 缺少我独在

现代主义运动纷纷落定,这也注定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画在历史的进步中逐渐被重新审视,被冷静评估。

董欣宾对自身的境遇及现代意识的觉醒,使得他当时名震画坛,受到崇拜。可是到了如今,新的审美理念与绘画风格层出。
真正代表当时比较先进理念的艺术品,董欣宾真正接触也不多,当时,没有市场与固定的画廊渠道,与国际视野联系的,主要依赖于偶尔来访的艺术家及翻译作品及其理论。到国外参展和访问的机会并不像如今繁多。
董欣宾其画的向日葵作品有梵高的影子。这些在中国人当时看来引起新的视觉效果的水墨艺术,在如今行家里手看来,平常。
董欣宾在时代的话语境地中,充当了革新的异类角色,传达着哲学思想的个人化精神与美感追求。
如今看来,董欣宾却是偏重古典印象派一流,偏于传统,画面并不复杂。其不足存在。

现代主义打破形色的真实,不按照眼前现实细节精雕细酌,艰深晦涩才是真谛。



存在主义发现生活的荒诞与非理性,画面只是艺术家的想象和个性,风格绝对是个人化的,人与世界不再和谐,个体对一切都有疏离之感,支离破碎。如此对照看董欣宾,他其实算保守派了。
大多画家纠结于民族身份,执着于中国传统模式,不愿与国际艺术有任何联系。但是董欣宾在当时算是比较有胆量的了,其重彩水墨作品受到刘海粟潘天寿吴冠中林风眠的影响,融汇了西方艺术资源,线描色块交错,如现代的石鲁,画法随意自然,重个人感觉。
董欣宾其人革新的念头也多,画面也无法回避没有学习西方,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不能否定自己没有向西方看齐。不学习要落后,学习了是背叛,中国民族身份依然是艺术家的两难选择。如今还有许多批判学习西方等于卖国的政治言论。
我在对董欣宾充满敬意的同时,如今我再去看作品,画面有些生硬之感,毕竟人家的艺术理念,纷纷涌入,免不了会饥不择食,浑沦吞枣,难以消化,易得其形难获其神。



艺术反映的到底为世界图式,在董欣宾所处的历史阶段,画家不能左右自己的生存方式与生存状态。在中国这样的生存环境中,保守与革新,民族与西方,一直在争论不休。那些声称不学人家,远离西方的人,惟古为佳,使得传统越来越狭窄,只在古人堆里浸泡的画者,只能沦为画匠,人类的艺术,本来就贯穿交叉的,没有绝缘隔离的东西方艺术,想远离的也远离不了。
明明学习人家,却声称是自己发明的,也是虚假做作。
艺术本身是相通的,没有国界之分。西方立体透视法有其长处,国人想学,又不敢明目张胆,害怕被乱扣“民族败类”的反动帽子,学起来显得暧昧不清,遮遮掩掩。
世界观与方法论是艺术心理定势中首要的一个基本元素。董欣宾虽学西方,在众人爱扣帽子的时代,其擅长的水墨传统心理习惯必然舍不得放下,即便想放下,潜意识里也不敢轻易自觉的放下。实际上,董欣宾面对的是追求和舍弃的命题,他在传统和西方之间徘徊。
他思想上接纳了新的东西,笔下却无法做到融合,很多作品算不上精华,画面看上去总有不协调,不中不西之感,颜色构图达不到艺术之灵化境地。
不能说没有自我的面貌,但是有缺少内在的物我两忘,没有抵达精神气韵之最高境地。
董欣宾在面对西方艺术思潮涌现的时代,他并没有真正打通,他融合的也多,吸收的也不少,其画面造型功夫并不是十分精当,其移植嫁接西方的艺术理念,显得生硬。



现代很多江苏画家把董欣宾推崇到具有强烈现代风格的大家。其实董欣宾的作品代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画面,有中西方艺术理念相冲击的符号,董欣宾可能努力发掘自我,但是由于思想的局限,深陷东西方对比反差其中,不能充分吸收,画面并没有达到忘我的天纵才思。
董欣宾用的是加法,他背着西方的与传统的包袱上艺术的山,还没有练就到甩掉一切,变他人之格调为自我的高深,董欣宾并没有以独树一帜的自我风格之水墨符号出场。他只是在传统基础上穿插了油画的厚度,把西方的东西作为他的发展前途,没有独具匠心演变为具有董欣宾式的自我符号。
宗白华说,艺术的境界有它的深度、高度、阔度。涵盖乾坤是大,随波逐流是深,截断众流是高。董欣宾是有前卫观念,画面视觉感强,从学术内涵来看,我看不到一个胸襟超然,观念独特,意义深远的董欣宾。
他只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属于一种风格的探索者,董欣宾没有成为独特意义上的董欣宾,没有自我独创的水墨艺术,在这个意义上看,此后的中国画坛,革新之道依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