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名家点评

吴月霖谈话录之二:艺术永存在个性

吴月霖谈话录之二:艺术永存在个性

文∕ 南烟 吴月霖


南烟:我知道,你画的竹子很有名,其实除了画竹子,你还画了很多题材。

吴月霖:是的,我画的画,除了竹子,还有荷花,兰花,山水,甚至抽象作品。我去法国参加展览,也在日本东南亚等地办过,有些作品,其实很抽象,比如“黑团团里墨团团”,又像山水非山水,又像抽象作品,不着一点,尽得风流。这要看你怎么欣赏,看上去隐约像而不像,全靠观众的想象。除了绘画,那本我的书法集,你也看到了吧?



南烟:我看到了,你的书法功底也了得。这本《中国近现代名家书法集—吴月霖》,字迹我喜欢,最后的“意象草书”我最爱,有自己书写的线道。
吴月霖:就你说好。他们喜欢传统,觉得像古人的字迹最美,而我追寻不同于古人的创新,脱胎于象形汉字,发展为意象草书,抛弃文意,取消内容,仅仅回归线条本身,达到艺术的纯粹。我不祈求每一个人都喜欢,我深信,革新是中国画与书法的唯一途径,不二法门。



南烟:说道“不二法门”,这是佛家语言,我也读到你的文字里题画诗里有佛教的词语,什么禅定等,佛教对你绘画有影响吗??
吴月霖:我觉得佛教是一门心学,让人向善,让人不迷惘,让人脱离爱憎,其实只要是好的信仰,我都会迷恋,我也不拘束于一种教派,比如我看弘一法师的讲学稿很浅,没有影响到我。有可能你讲了一句话,你的思维对我有启发,正是这个阶段我苦思冥想没悟到的,那这句话也是像宗教一样,让人顿悟,也是可以喜欢的。影响我的绘画,除了佛教思想,还有老庄哲学,甚至有西方的哲学,比如尼采,我最近又重新读了,他的思想独特。我收藏许多中国古代的文字拓片,我吸收了东西方其中的营养,以纯粹的从事中国画艺术。
色块,线条,现代派艺术也刺激我的创作热情。我看到了中国画还可以走的更远,而不是一味在古人堆里,像古人,我们要做的是超越古人,只写今世。我相信,一种艺术的革新,对我们,对国家,对民族都是有必要的。如果我们心怀中国画的未来,以天下为己任,我们心中的追求就会变得大气,超越现实。
南烟:我看出你有崇高的理想,所以才有艺术的高度。许多人对你绘画的心态很感兴趣。能不能谈一谈你用什么心态从事绘画?
吴月霖:思想有时候决定了艺术,我追求一种未知的绘画,一种神秘的物态,当我在追寻时,与下笔成画之后,有时候觉得宗教的不即不离还是有些影响。有时候当我画出了一幅画,与最初的想法并不一样,出发点和终点之间有落差,以手运心,涌动的思绪随情所变,落笔之时有所补充、发挥、改变,比下笔之前构想的更加丰富深刻。探索是一个过程。一个可能性的过程。发现也是一个过程,一个全新的过程。我在意的是过程。



南烟:过程本身就是美的发现。这个过程是痛苦的,是上下而求索的过程,你是怎么探索的?
吴月霖:我是感觉这个阶段好了,对画竹子荷花游刃有余,我已经完全掌握了画法,我要不同,不满足于复制自己,我要不同,怎么办?用什么方法不同呢?博览全书,看各种艺术,不断变化,发掘自己的艺术慧根。



南烟:说到了慧根,你认为的慧根是什么呢?
吴月霖:悟,佛教讲究顿悟,我寻找突然间的灵感,不限定自己,如佛家所言“法无定法”。说来说去还是强调个性,自然而然即是个性。学习探索锤炼之后也是个性。美国画家爱德华·霍泊说:“使艺术恒久的是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观念,所有技艺都是短暂的,只有独特的个性才会使艺术永存。”小孩天生会画画就是个性,这是上天的赐予,我们将的个性更是后天的锤炼。我讲老天给你技能,在社会人文和修养的锤炼之下,才有震撼力,才有个性可言。我的艺术个性只发挥了一半,也会受到以前习惯与成长过程的限制,在某些方面,我要更大胆,更放得开,追求一种理想的境界。



南烟:每一个艺术家都在追寻理想的境界,你的理想境界是什么?
吴月霖:这幅画,我们说高度,不是雅俗共赏。不一定时文人的小情怀,我在人生中游历的感觉在绘画中,这幅画能够表达我的人生,我独一无二的人生。其实我感觉自己要达到什么绘画图案很方便,我能够做到游刃有余。
南烟:言之有理,努力是自己。重要的是自己画出了自己的个性。
吴月霖:是的,经过这么多年绘画,我对自己还是充满信心的。为了艺术,不问别的。现在许多人就想着炒作,出名,其实水平一般,这是一个浮躁的快餐时代,物质条件让人轻浮,也是传统文人的无奈。
南烟:当我看到了那些浮躁的非艺术的艺术作品,我就想起的艺术本身的审美功能,现实总是如此,而浮夸的时代,伟大的艺术在现实面前崩溃,这也是真的艺术家的无奈。以你的执着,我相信会闯出艺术的一片新天地的。

(此文根据吴月霖口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