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原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名家点评

记画家吴月霖君








君喜言天下事,好生发议论。余写文,或引君一言两语,顿觉意味深远,有画龙点睛之妙。曾与君戏言:与君语,余文长进颇多矣。君不禁笑曰:惭愧。

虽未会面,已是神交。

余多见君画荷与竹。每画一幅,则发空间。

其荷意境幽深,用笔浑厚,似荷却非,乃以写意入画,挥笔象形,不为物累,抽象叠加。

其竹,或风雨而斜伸,或耸立而挺俊,或垂叶三两枝,或交错而多姿。曲直皆有节,浓淡有风骨。

余曾作诗一首,附录如下:墨叶尖尖朝云天,萚黄犹举秀竹间。挥毫不忘倾雄姿,落笔才记浮山烟。浓淡咫尺如万里,梁溪爵君独开面。立体竹影爱浑厚,意态森眇舞眼前。

余作此诗,时值在梁溪,见君画作,乃感。

君每画一幅,必题字:某某年梁溪吴月霖。或妙迹堂主人吴月霖,或自在斋斋主吴月霖。妙迹堂,自在斋,皆君之别号。君亦称爵君。余诗中称之为爵君,盖吴君月霖也。

君题咏画作,不用前人句,独创一阕,君诗书画皆工。

君潜心翰墨三十余载,观画学书。磨墨铺纸,竟日不停,精力强盛,不知疲倦。渐达纯熟超脱之境。

君之书画,随性无法,以我为法,非老手功力厚者不能到也。

君著有三:《中国近现代名家书法集·吴月霖》、《吴月霖现代竹精品选——中国画范本丛书》、《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吴月霖》。可谓天下后世法。君值知命之年,已成大家。

甲午仲夏,为梁溪游,君迎余至,一见如旧,倾谈许久,君常宴请余,或小饮,或清谈,或散步,遍览梁溪名胜,湖光山色。

间或访古迹观画展,余居然略懂,君识见广。君观无创意之展,熟视若无睹,盖世间展览,庸者居多,今风气使然,门路为最,俗派靡靡,莫不如是。君嗤之以鼻,不肯就古,力求高尚,力于创意。余默叹。

君曰:意境已然求矣,今画丘壑于立体。

君曾游法之罗浮宫,觉西人画作雕塑之气势非凡。君欲振兴国画,不削于无新意也。且君用古人笔墨已深,思之改良,无不有价值。

一日,又携余往荣氏梅园开元寺,以佛为证,誓于佛堂,结为八拜之交。余曾作文记之,题曰:开元寺结义。

十余日,乃回。将别,君赠腰间玉佛一枚,心感君意,无不动心。

别后,数日,君寄余书一箱。

视之,如见君面。君祖居锡山古镇,其父爱画,自幼耳濡目染,既得其趣。君于京城中央美术学院深造,今负盛名,于京办个展八九回,如:风起吴月霖,好评如潮。

君信佛念禅,交游盛广,乐善好施,为人大方,颇有侠气。余与君相逢,得之无意,交往日久,欣然慨叹,诚此生之幸事也。

盖余所见今人画作,未有若君之令余心折。

置君借余之书于案几。余久咳,渐愈,是以翻书几本,读而有感。自是提笔作书评一篇篇。书卷间,君之力作:《中国近现代名家书法集·吴月霖》了然在目。余一一批阅,几番赏之,叹君书法,试以区区文字,评之。

君之笔势,大多枯笔涩笔运行,极具张力,行笔间润,朴质可见。

其运笔迅速,动态强盛,节奏明快,不忘缓慢,动静自如,错落纵横,险中求稳,疏中有密。悬殊交错,曲尽其妙。

亦有临摹羲之,笔笔濡润,风貌似王之作。

又有以字入画,似画非画之写意字,不可辨识,扑朔迷离,苍老秀逸。

君言:书法集选写意字,有人怪之。

余曰:此乃余之犹爱。盖君书写不见一毫凝滞拘谨,尽情倾泻,如天书流走,娴熟流畅,常人不可为也。

君之心魂自由,新思妙想,乃有力作。余索君之画作,君裱迄,待余去取。余夜梦见君,醒来,茫茫天地,音书犹在。今秋渐冷,写一记赠义兄月霖,君有古之风尚情义,余亦不忘梅园之拜也。(文:南焰)